您的位置:首页 > 线路 > 各省线路 > 吉林 > 长平高速 >

长平高速发生特大车祸 导致3死50人受伤

2012年10月27日 网易


    2005年2月18日22时许,姓南的司机驾驶的一辆车牌号为辽BW1787的罐车正向四平方向行驶,突然,罐车在长平高速公路53公里处发生侧滑,车体将高速公路北侧护栏部分撞断,后停下来,导致交通阻塞。这时,车牌号为京G27468的长春开往北京的长途卧铺客车路过此处,司机见前面有车肇事,马上减缓车速,就在此时,客车后面急速驶来的车牌号为黑E16686的满载30吨液化气的罐车重重地撞上了客车。

  客车内睡梦中的乘客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客车就滑到沟内,随后客车内传来了一片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后据了解,这辆核载人数为36人的客车,实载了56人。长春市民赵东红女士当时正在肇事客车内的卧铺上睡觉,她说,当时只感到自己身体翻动了一下,随后,很多物品和乘客便向她砸过来,一阵疼痛后,她失去了知觉。
    罐车内的押车员刘某说,当时只感到罐车撞到东西后调了头,然后就横在高速公路上。
    客车翻入沟内,原本是长方体的客车从前风挡玻璃处看已然折成了菱形,客车内哭喊声一片,这时,几名伤势较轻的乘客在紧急关头显得十分冷静:“大家不要慌,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从车内逃出去!”听到此话,乘客顿时平静下来,车上的50多名乘客相互鼓励着,相互搀扶着从破损严重的客车内一个个爬出来,20分钟过去了,受伤的乘客全部从破碎的车窗内爬出,他们中多数人都光着脚,衣衫不整地站在路边等待救援。
    在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急诊室内,一名鼻梁受伤的男生温柔地抚慰着他的女朋友。这名男生姓刘,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上学,想起客车翻沟的一刻,他仍心有余悸:“当时我和女朋友在紧挨着的两张床铺上睡觉,突然感到客车被撞了一下,然后一些物品就向我们砸过来,我的头和鼻梁就是在翻车的一瞬间受了伤。”小刘说,这次他和女朋友一起回家过年,因为18日上午没能赶上回北京的火车,所以选择了客车,没想到出了车祸。
   “我已经平安到了北京,你们放心吧不用惦记。”昨日12时,记者再次来到公主岭市中心医院住院部,在一楼大厅见到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儿正在给家人打电话。这个小伙子的伤势看上去不重,他说:“车祸发生时,我没有睡觉,因此反应很快,我紧紧地抓住了床铺的铁管,所以伤势不重。”小伙子说,怕家人担心所以先报个“平安”,他伸出左手给记者看了看伤口:“当时把我吓坏了,好像天都快塌下来了,直到到了医院我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车祸发生半个小时后,受伤的乘客被公主岭市120急救车以若干批次送往公主岭市中心医院和吉林省第一荣复军人医院进行治疗,除了乘客的伤势令人担心以外,横在高速公路上的满载30吨液化气的罐车的险情也是一触即发!
    据吉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公安局长平分局张志明局长介绍,由于罐车在发生事故时产生了撞击,起初很难判断有无液化气泄漏,因此,消防官兵将水喷射到油罐体上,用罐体结冰的方式防止液化气泄漏,所幸的是罐体没发生泄漏。张局长说,如果一旦油罐泄漏,周边方圆5公里以内的居民都将被紧急疏散。
    30吨的液化气罐横在高速公路上,无疑是一个重大的隐患。为了排除这个“重磅炸弹”,现场的救援人员首先让罐车司机将车启动,然后试着开出,但试了几次均没成功;救援人员又用吊车拽住罐车车尾,企图将罐车的位置调正,试了几次,罐车险些翻倒,这个方法又失败了;最后,救援人员想出了用清障车拽住罐车车头,顺着车头行驶的方向,用“借力打力”的道理顺势牵引,这个办法成功了,罐车缓缓地调整了自己的位置,在清障车的牵引下停在了高速公路一旁,此时已是19日凌晨3时许,交通畅通了,交警对高速公路的管制解除。
    据悉,事故发生后,吉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公安局局长、省交警总队副总队长陆庆瑞等领导高度重视,马上指示相关部门立即处理此事,随后,吉林省高速公路交警支队长平大队、绕城大队和长营大队以及四平市消防支队和公主岭市大队的消防官兵、路政人员近百人赶到现场支援,对长平高速公路进行临时管制4个多小时,在长平高速公路公主岭市出口附近,近千台车辆因此而停滞,排成了一条5公里左右的“长龙”,凌晨3时以后,交通畅通,行车秩序恢复正常。
    2月18日23时,公主岭市中心医院20多名正在家里休息的医护人员,忽然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马上赶到医院抢救伤者!”很快,医院的病房里、走廊上、诊室里,到处是车祸伤者和医护人员急救忙碌的身影。包扎、手术、吸氧……记者在公主岭市中心医院了解到,该院共收治36名病人,比较严重的有10人,其中两名腰椎截瘫,还有一名怀孕4个月的孕妇王雪,她在下铺中间位置,伤势并不严重,经过检查,腹内胎儿所幸没有受到影响。
    吉林省第一荣复军人医院送来17名伤者(包括肇事客车司机),收治16名,一名朱姓男子因手部严重挤伤,被连夜送到长春医院治疗目前,死者的身份正在确定当中。家住榆树市的刘先生只受了点轻伤,他告诉记者,为了回北京,他托人买火车票但没买到,当日下午他又到长春市黄河路客运中心站售票窗口去买车票,票价为223元的已经售完了,他刚想离开,一名男子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拿着张到北京的客车票说:“我这里有票你买不?”经过讨价还价,刘先生花了340元买了一张。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在乘坐此车的乘客中,除超员乘客外,几乎所有人都是花比正常票价高100多元的价格买的票。“为什么坐这趟车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几乎所有的伤者都说,到北京的车票太难买了,又急于回北京,只好花高价从别人手中买客车票。
   “车在站里时没超载,出了站又上了10多个人,我们也没办法制止。”乘客张先生说。乘客齐先生是超载乘客之一,他说,如果能买到车票,我们也不想坐超载车,当超载乘客。
    在公主岭市中心医院内,记者发现,在这里救治的乘客中,有12位是超员的乘客。家住舒兰市吉舒镇的王雪已经怀孕4个多月,她说,18日18时许,她和丈夫以及同乡共11人到长春市黄河路客运中心站买票到北京,被告知无票后,他们在黄河路看见一辆通往北京的大客车,乘务员告诉他们,车票基本卖完,只有两张卧铺票,只能加座,“加座票价每张220元,车开出客运站就能上车。”乘务员对王雪说。
   “晚上9点多的时候,乘务员把我们十几个人领到距离车站约200多米远的一家洗浴中心附近,不一会儿,大客开过来,我们上了车,我们躺在中间的过道上,还有人坐在过道上。”
    吉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公安局长平分局张志明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经查,为了追求经济效益,长途客车司机在肇事时严重超载,定员36人的客车,满载着56人,超员20人,这也是此事故发生及造成重创的主要原因。
    据记者了解,长春开往北京的肇事客车是18日晚21时10分在长春市黄河路客运中心站发车的,发车时便超员行驶,记者在一名伤者的手中见到了一张加座客票,上面赫然写着“辽宁省道路汽车车售补充客票”,据当事交警分析,这张客票完全是“应急”用的,而且里面不含有保险费。

  由于客车严重超员,因此客车没在长春市各高速公路出入口进入,而是顺着102国道行驶到公主岭市范家屯镇的高速入口上了高速,20分钟后,客车便出了事儿。这次发生在长平高速公路的特大交通事故,凸现了超载客车的危害。据一交警介绍,客车超员的危害极大,首先,超载会加重车身,使车辆安全性降低;其次,车内人员拥挤,不仅通风通气存在问题,而一旦发生事故,会加大乘客逃生难度;最后,车辆自身的机械性能也会因为超载而增加损耗。车祸·处理客车司机被警方控制
    吉林省第一荣复军人医院车队司机曹师傅说,事发后他到现场抢救伤者,拉到医院17名伤者,一名40多岁男子到长春医院治疗后不久即被警察带走,后来得知他就是肇事大客车司机,他还将三名死者送到殡仪馆,一40多岁男子和一20多岁女子当时位于客车的尾部,另一40岁男子在客车的前部。一位交警告诉记者,无论是持票乘客还是补票人,就算没有正式车票,只要付了钱,乘客与车主之间就建立了运输合同关系,车主就有义务对乘客的安全负责,肇事后应承担全部责任。这个责任包括民事责任和相应的刑事责任,刑事责任要以事故的责任认定而定,截至发稿时记者获悉,此次事故追尾罐车责任大。
    2月19日11时,记者再次来到了事发现场,此时,吉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公主岭管理处处长李维彬正在组织人力和物力将侧翻到沟里的大客车吊上来,在现场,工作人员将死伤者的物品整理在一起,装到车上运走,记者看到,仅乘客来不及穿上的鞋子就装满了一个小货车。
  (新文化报)

温馨提示: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搜索 gsbwxh 或者 高速宝,添加关注,一网打尽各地高速、路况、地图、ETC、违章、天气等信息。



更多
[ 责任编辑:haohc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