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齐高速路政罚款看态度

2012年11月19日 大庆晚报


    2012年6月15日,内蒙古阿荣旗的货车司机刘永彬在大齐高速公路(大庆至齐齐哈尔)704公里处,被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以“随意停车”为由扣留了行驶证和营运证,并通知将给予5000元的罚款,可是,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6月18日,刘永彬赶到路政大队与执法人员进行了一次“砍价”,最终,5000元罚款变成了500元。
    6月15日,刘永彬和车队里的另外一名司机刘敦朴分别驾驶货车行驶在大齐高速上。行至704公里处,刘永彬发现一直跑在他前面的刘敦朴将车停在路边,他也跟着停了下来。据刘永彬讲:“原来,刘敦朴发现自己车后侧的牌照架要脱落,便停车进行加固,我问清了原因后,刚要上车,就被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的执法人员发现了。”
    据刘永彬讲,当时有两名路政执法人员问他为什么在高速公路上停车,他说明原因后,路政执法人员称其在高速路上随意停车,问他能否现场接受处罚,他当时听说罚金高达5000元,他便表示,自己手里没有那么多现金,无法现场接受处罚。

    最终,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的执法人员,扣留了刘永彬的行驶证和营运证(以下简称“两证”),并让其到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接受处罚。刘永彬说,路政的执法人员在整个执法过程中,并未对其出示道路运输检查证件,而且,执法人员将他的“两证”拿走后,也没开扣留凭证。
    被扣了“两证”的刘永彬当晚便给本报记者打来了电话,电话中,刘永彬对记者说:“我跑了这么多年货车,以前也被执法部门开过罚单,可是,仅仅因为停了一次车就要罚款5000元,这个金额是不是过高?罚这么多钱有什么依据?”
    6月17日,刘永彬和另外一名司机,来到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准备接受处罚,取回被扣的“两证”。刘永彬告诉记者,当时他与执法人员就罚款数额进行了协商,但最终也没协商成功,他觉得罚款金额过高,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没有接受处罚就离开了,证件也没取回来。

    6月18日,记者跟随刘永彬来到了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进行暗访。路政执法人员一开口,竟先对刘永彬进行了一番表扬,还主动将罚款数额降到了500元。
    路政执法人员说:“你这个车在这条路上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说不好听的,在我这儿,你必然有时候得有错误让我们发现,对不对?看你今天做得挺到位,我昨天那工作成效达到了,跟你昨天那嗑也没白唠。行了,我昨天最后不是给你定1000元吗,你今天又来了,态度也非常好,罚500元吧。”
    刘永彬问能否少罚点儿,路政执法人员说:“我们这儿也不是菜市场,还讨价还价,我们执法也得有个底线。”刘永彬质疑执法人员为何当时没开具扣留凭证就扣了他的“两证”,执法人员反问他道:“你需要(扣留凭证)吗?”

    刘永彬坚持索要扣留凭证,路政执法人员解释道:“我们现在是大齐高速公路路政,我们现在是路政转型期,这个东西我得上省里去取,你想要就等着。”

    刘永彬因为路政执法人员扣留他的证件不开扣留凭证一事,与执法人员进行了争论,另一名执法人员进行了解释,并找出了处罚条款,表示是按照最低的标准来进行处罚的,如果刘永彬有不服的地方,可以申请行政诉讼或者复议。

    一名着路政执法人员服装的男子进入屋内,冲着两名大车司机说道:“就冲你这态度,就能罚你5000元,上限是10000元就罚你10000元,你就是个司机,你要是老板,看我扣不扣你车。”刘永彬也不示弱,问道:“你凭什么扣我车?”

        “我根据法律法条。”该执法人员说道。可当刘永彬坚持要看一看相关的法律法条时,这名执法人员激动地说:“你要这么犟,我现在票子不给你开,我扣你车。”该执法人员嚷嚷着要将刘永彬的车给拖走,在言语中不时爆出粗口。

    随后,爆粗口的这名执法人员向屋内的两名执法人员要了拖车的电话号码,开始打电话。

    记者向其询问,根据执法人员刚才的介绍,像这种情况,最多罚款1000元,为什么要罚5000元?

    爆粗口的这名执法人员拿出了一本法律书给记者看,记者看到上面写着:“造成公路路面损坏、污染、影响公路畅通的,或者将公路作为试车场的,由交通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以5000元以下罚款。”

    这名执法人员说:“我就给你按这条走,你到哪儿你也说不出,你就是影响公路畅通。”

    记者问:“是不是只要停在那儿,就是影响公路畅通?”

    路政执法人员说:“对。”记者问:“你说了就算?”路政执法人员说:“对。”

    这名路政执法人员还补充道:“你可以拿着这条随便去咨询,你犟没有用,我们懂这个,我们没有依据就罚你5000元啊?也不是没罚过,你问问那些拉沙子的车(司机),有没有没罚过5000元的。”

    又经过一番争吵,刘永彬终于拿到了一张写着因“随意停车”而开具的处以500元罚金的处罚单。记者看到,处罚单上适用的法条写的字迹比较潦草,难以逐字看清楚。

    而此次巨额罚款、砍价、扣车等一系列风波,最终以罚款500元而告终。司机刘永彬离开大齐高速公路路政大队时,开玩笑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以后跑车,我见了‘大齐’绕着走。”

        相关链接

   《黑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的检查人员执行检查任务时,应当按规定着装、佩戴统一标志,主动出示道路运输检查证件。扣留运输工具和证件时,必须出具扣留凭证;被扣留的运输工具和所载物资应妥善保管,造成损失的应承担赔偿责任。

    第六十二条:对乱设卡,乱罚款,乱收费,滥扣车、证的,除对当事人给予行政处罚外,并追究其单位领导责任。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行政处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复议或提起诉讼;当事人逾期不申请复议、不起诉又不执行处罚决定的,由作出处罚决定的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温馨提示: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搜索 gsbwxh 或者 高速宝,添加关注,一网打尽各地高速、路况、地图、ETC、违章、天气等信息。



更多
[ 责任编辑:haohc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