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线路 > 各省线路 > 辽宁 > 阜锦高速 >

2006年1月27日 锦阜高速上丙烯罐车侧翻事故抢险纪实

2013年03月03日 新华网


    2006年1月27日傍晚,除夕前一天,锦阜高速公路零公里处,一辆车号为吉B1169的丙烯罐车拐弯时,因车速过快,失去重心,侧翻于高速路基下,当场造成两人死亡,车辆罐体内的23吨丙烯气体随时有泄漏爆炸危险。为了降伏这个危险的槽罐,锦州市公安、武警、消防官兵在经过20个小时惊心动魄的抢险后,成功将罐体安全护送到安全地带,避免了一起特大爆炸事故的发生。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
    当天晚上17时40分,锦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迅速启动应急预案。警车、消防车、120急救车急奔锦阜高速公路。18时05分,锦州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以及交通、消防、石化、质量技术监督、安全生产监督、高速公路管理等有关单位领导先后赶到事故现场。

    荒郊野外,寒风萧瑟,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随着紧急调援的消防照明灯的开启,雪样的灯光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同时也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一个惨不忍睹的现场。据现场分析了解,当时罐车翻落路基下后,一男子昏迷,被送往医院后死亡;而另一男子则是从驾驶室里被甩落在地上,罐车随后压在他的身上,下半身被罐体压成肉饼,求生的本能使他表现出超凡的毅力,他用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并告知单位。在给家人的电话中却声称自己“只出了一点交通事故”,120急救车赶到了,他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让人们心情沉重的不只是对死者的悲哀,更重要的是罐体极有可能泄漏。现场上的石化专家在提示决策者们:如果车辆罐体内的23吨丙烯气体泄漏,就会和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爆炸将以每秒200米的速度向周围扩散,这不仅意味所有施救人的生命将不复存在,方圆几十里所有生灵都要在瞬间化为灰烬。人们不再理会刺骨的寒风,也没有过多的语言,心中只是祈祷着安全。警方负责人手持话筒,冷静地喊道:“大家不要慌,我们与你们同在!”听到这话,大家心中多了几分坚定和自信,可现场丙烯是否在泄漏,谁都无法确定。

    18时30分,事故现场信息传至省、市各级主管部门领导,省、市主要领导明确指示:采取超常措施,调集一切力量,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现场紧急成立了临时指挥部。经过几次论证,抢险方案初具轮廓:将罐体从沟中吊出,运回专业液化气站处置。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施救方案的细节研究到午夜23时。23时15分,总指挥王立军宣布,启动三套应急预案,即:“正常吊运罐体方案”、“罐内气体少量泄漏方案”、“罐体发生爆炸方案”。夜间,消防官兵负责对事故车辆进行看护,现场保证两辆消防车、两辆照明车轮流工作,并随时准备对泄漏点进行“低温封冻”;交巡民警在事故现场两侧500米处设置路障,封闭交通……

    指挥部的指令一个接一个连续发出。紧张有序,忙而不乱。这一夜,熟睡的锦城百姓哪里知道,300余名官兵在-20℃的严寒中枕戈待旦,看守着一颗“重磅炸弹”,佑护着百姓的平安!

    除夕之日,28日7时30分。连续奋战了一夜的抢险人员和各种运输车辆准时到位。7时40分,总指挥再次召集指挥部成员,最后审定各种抢险方案,等待现场负责人王立军最后签字后实施。接过方案,王立军屏住呼吸,紧握签字的笔,把方案看了一遍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为了更多人的安全,我们只能这样。现在,我代表市政府,正式批准这个方案。”签字后,逃生车辆被安排完毕,现场所有手机电源关闭……

    8时整,指挥员一声令下,吊运罐体工作正式开始。现场气氛紧张而凝重,起吊机轰轰的马达声和此起彼伏的指挥哨声交织在一起,在场的人们屏住呼吸关注着这个庞大而危险的丙烯气罐体。

    为确保安全,指挥部决定起吊期间封闭京沈高速公路。9时10分,前部车体与罐体先行处置分离,并将分离后的车头第一次吊装成功,准备放在早已停放好的平板车上迅速拉走。这时,危险的一幕发生了:汽车油箱出现了泄漏。车体汽油从油箱盖处哗哗流出!现场气氛骤然紧张,离油箱最近的技术人员和官兵分别拿着现场可用来塞堵的物体,奋不顾身扑向漏油点……险情解除了!人们长长出了一口气!

    此时,要想将罐体吊起,必须先将钢丝绳从罐体底部穿过,而要撬动几十吨重的罐体,且不能产生火花、静电,难度可想而知。8名武警战士开始轮流用铁锹挖罐体底部两侧的冻土,以备钢丝绳穿过。因为天冷,地上的土被冻得结结实实,一镐下去,一个小坑,一锹铲过,只能掀去薄薄一层浮土。

    为避免金属锹镐与罐体发生碰撞,产生火花,现场的指挥者和专业技术人员在锹镐下落1米远处用自己的身体组成了人体墙,防止突然产生的火星溅到罐上引发爆炸。武警战士们小心翼翼,一寸一寸地往前挖。现场人们在焦急中等待着,在封锁线外的司机在焦急地等待着。想了许多加快抢险进度的方法,最终还是被一一否决了。安全,要绝对保证安全。

    怎么能加快速度呢?“在罐底挖出的缝隙中,先将钢丝绳穿进,将罐体吊起一头,然后再往底下塞放枕木。”总指挥的这一方案立刻得到认可,抢险速度也随之提高。吊车伸张吊臂,钢丝绳被绑在罐体的一侧。随着吊车指挥人员的哨声变换,钢丝绳逐渐被吊车拉直。现场所有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成败在此一举。

    命令在下达。“除指挥部成员、施工人员外,其余人员全部撤离现场200米以外”。“现场的汽车车头一律朝外,车门打开,随时准备在泄漏时撤离现场”。现场的气氛仿佛凝固了,只有指挥员在喊话。其他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根钢丝绳上。

    罐体一侧已被吊离地面一厘米、两厘米、40厘米……压在罐车底下的死者被迅速撤出运离现场。与此同时,在罐体旁边怀抱火车枕木的几十名武警战士,迅速将枕木塞到罐下,防止罐体脱落,砸向坚硬的地面。当战士们刚刚放好枕木撤离罐体不到20米远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惊得众人的身体不由抖动了一下。原来是罐体轻度下滑时,将刚刚垫到其底部的二十几根枕木全部压碎而发出的破碎声响。

    被压碎的枕木还仍然能够支撑罐体离开地面,露出一点缝隙,为罐体的另一侧钢丝绳成功穿入提供了一线时机。现场人们忙碌着,眼看罐体逐渐下滑之时,迅速将另一根钢丝绳穿过。两辆大型吊车相互配合,缓慢将罐体平稳吊起。

    庞然大物被逐渐提升到空中,5米,10米,20米,刚刚达到与公路的路基平行时却在空中停了下来。原来罐体的惯性作用使它有些摆动,人们等待着它的平稳……

    现场又由另一辆吊车进行转动牵引,将其一步步地向停在路面上的板车上方移动。移动的近20分钟时间里,人们一直在紧张中注视着……11时30分,罐体被轻轻放到了平板车上。仅吊装罐体这一项工作足足用去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

    神情高度紧张的现场指挥员们刚刚松了口气,可罐车后部车体的解体分离工作又遇到了难题:如果解体,还需用时两小时,并存在引爆危险;如果不解体,运输途中罐体失衡,碰撞阀门或导管仍很危险。难度加大,危险加大。

    指挥部又临时研究了一套新的方案,大胆启用“分点固定,整体运输”的方案,暂不解体,将罐体和后部车体同时运往锦州石化公司液化气充装站进行安全处理。

    11时50分,丙烯罐体像“贵宾”一样,享受着警车开道、消防车前后重点保护的待遇。交巡警严把各交通道口,封闭、指挥交通。前后足有1公里长、时速为20公里的车队,从市区边缘的松坡路通过。14时10分,罐体终于被安全“护送”到锦州石化公司液化气充装站。

    中国石化天然气集团公司的领导多次打来电话,关注、过问事故处理情况,并派员亲临现场。他们激动地说:“中国石化人,感谢锦州政府、感谢锦州人民!”

    在与时间赛跑、与危险同行的20个小时之后,抢险官兵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现场,这个年过得终生难忘!

温馨提示: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搜索 gsbwxh 或者 高速宝,添加关注,一网打尽各地高速、路况、地图、ETC、违章、天气等信息。



更多
[ 责任编辑:adm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