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全国高速 > 辽宁 > 抚顺 >

辽宁省抚顺警方破获部督高速公路劫车杀人案纪事



  这是一起罕见的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的劫车杀人案。三名犯罪嫌疑人在夜幕的掩映下,蛰伏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用事先准备好的扎胎工具将被害人的车胎扎破……趁被害人换胎之际,实施绑架——抢劫——杀人——抛尸。抚顺警方在无现场、无尸源、无线索的情况下,在12天的时间内,横跨7省市开展追踪,成功将三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上高速后离奇失踪
  2013年9月13日上午10时许,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某建筑工程承包人王平(化名)急匆匆地走进清原县公安局腰站派出所报案,据他讲:他和合伙人邹浩禄(化名)在清原镇承包了某商场的建筑工程。9月10日21时许,邹浩禄驾车从清原上沈吉高速后就失去了联系。同时,邹浩禄的家属也在到处寻找邹浩禄,他们发现邹浩禄的手机不仅处于关机状态,而且他的两张银行卡也有被提款和消费记录。
  侦查员通过人口信息查询和调查获悉:邹浩禄现年42岁,江苏省句容市人,暂住北京市朝阳区,长期在各地从事建筑工程施工承包。邹浩禄驾驶的是一辆黑色本田雅阁纪念版轿车,车主是邹浩禄叔父,车牌号为:京N59X**。侦查员运用公安信息平台开展失踪人员相关信息查找工作,他们发现邹浩禄失踪后,其银行卡在天津市和山西临汾的翼城县有取款记录;在山西省侯马市的华翔购物广场有消费记录;同时,邹浩禄所驾驶的本田雅阁在天津、河北、河南、山西等地出现。
  侦查员通过综合分析,认为邹浩禄有被人劫持的重大可能,于是,立即向北京、天津、河北、山西等省市发出《协查通报》,请求各地公安机关协助查找。同时,侦查员还提取了邹浩禄家属的DNA,并录入到全国失踪人口信息平台,供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比对尸源。
  找到失踪者的行车轨迹
  经走访调查,未发现邹浩禄在清原县有其他社会关系,也未发现邹浩禄在社会上与他人有任何矛盾。通过知情人了解,邹浩禄出行时身上携带约有1万元现金,身穿白色带点状的长袖衬衫,虎都牌灰色裤子,带两部北京号段手机。侦查员对邹浩禄失踪前后手机通讯情况进行了分析研判。经查,邹浩禄于9月10日23时许曾在沈阳境内向其北京女友打过电话,告知其预计在次日上午8时许到京,两部手机均于9月11日2时30分关机,后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交警部门调取了大量视频信息,描摹出邹浩禄的行车轨迹:该车于9月10日21时14分,由清原高速收费口进入沈吉高速向北京方向行进;11日凌晨2时25分,通过辽宁省绥中县万家高速收费站(辽宁与河北省际卡口);11日2时32分,该车经过京哈高速J293KM处(山海关服务区),该抓拍点捕获到图片内为一人独自驾驶车辆,经家属辨认驾驶员为邹浩禄本人;11日7时18分,该车经过唐津高速J3KM+300M处;11日7时29分,该车经过唐津高速J24KM处;7时39分,该车经过唐津高速J35KM处,由唐山向天津方向行驶;8时10分,该车由沿海高速涧河收费站驶入沿海高速天津境内,并于9时10分经永定新河收费口驶出沿海高速,涧河收费站与永定新河收费站录像资料可认定车内只有驾驶员一人,但由于图像模糊,无法辨认驾驶员身份。11日16时38分,河北省黄石高速S173KM+200M由东向西方向发现该车信息;11日20时40分,该车经过大广高速冀豫省界大明收费站;11日23时31分,该车经过河南境内连霍高速北半幅581KM+800M处,由东向西行驶;12日凌晨1时21分,该车经过二广高速豫晋收费站;12日2时39分,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滨河南路由西向东方向拍到该车经过照片;12日7时20分,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内交通抓拍系统拍到一男子驾驶该车图片,经家属辨认,驾驶员不是邹浩禄本人;7时37分,临汾市翼城县出城口抓拍系统抓拍到那名男子驾驶该车,同时,副驾驶还多了一名陌生男子,此后再无该车辆轨迹信息。
  一个惊人的发现
  根据专案组指挥部的安排,三名侦查员又从山西赶到了天津的东丽区,对邹浩禄失踪后随身携带的工商银行卡取款消费情况进行调查,调取了ATM机取款录像。随即,三名民警将所有信息反馈到专案组指挥部。
  侦查员通过视频监控发现,邹浩禄行驶过的京津唐高速路133米处有一个高速分流下口,他们反查了9月11日9点钟前后这个路段,发现在不到140公里的路段,邹浩禄用时7个多小时,这绝对有反常规。侦查员分析,邹浩禄在辽宁省境内是安全的,他应是在河北省境内出的事。侦查员认为邹浩禄极有可能在此路段的某服务区休息时被劫持或遇害。他们把侦查重点放在了这一路段的4个服务区。
  专案组派刑侦支队四大队大队长卢宪忠率赵立华、李强赶赴山西省调查。9月14日晚上7时许,三名侦查员登上飞机,当晚11时许抵达郑州,他们连夜乘出租车直奔山西省侯马市。15日早7时许,三人来到侯马市并做了分工,由卢宪忠和李强前往翼城县调取ATM机取款记录;赵立华和侯马市刑侦支队的侦查员小杜负责调取侯马市华翔购物广场监控录像。
  赵立华、小杜在超市调取了9月12日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12日13时3分,有三名男子持邹浩禄的工商银行卡在商场内中国黄金柜台购买了一条23克的金项链,两枚共计15克的金戒指,消费了1.8万元;他们还在广场四楼购买了“袋鼠牌”棕色皮质麻面背包一个,刷卡消费260元,卡内余额仅有6.77元,补现金209元。箱包柜台的女售货员清晰地记得,三名男子均四十岁左右,操东北口音,其中一人头戴棒球帽,手拎棒球棒,脸上有明显粉刺遗留的疤痕。赵立华通过仔细观看录像发现,另一名男子还在进入商场前持手机通话……随后,赵立华等人又调取了广场周边的视频监控得知:三人是乘出租车离开的。赵立华等人找到那家出租车公司,通过出租车公司安装的GPS定位系统的碰撞交叉路径查询,终于在侯马市火车站发现了三人乘坐的本田雅阁车。赵立华等人通过倒查,发现该车是9月12日凌晨1时许从二广高速由南向北进入陕西省晋城高速路口的驶入轨迹。
  9月18日,卢宪忠一组顺利完成任务与赵立华会合,他们将获取的全部资料带回抚顺。经过一番比对,他们有了惊人的发现:在天津市东丽区和山西省翼城县两地ATM机取款的不是同一名男子,11日12时20分在天津市东丽区取款的是在商场打电话的男子;而12日7时20分至22分在山西临汾市工商银行ATM机上取款的是戴棒球帽的男子。两人各提取现金2万元。
  锁定嫌疑人方位
  9月18日,河南省巩义县康店镇警方在辖区内黄河河道内发现一具无名男尸。经尸检确认:死者系被他人用绳索勒颈致死,后被抛入黄河。巩义警方在死者衬衣处提取了洗衣店留下的名签,名签显示:邹X禄,但由于名签中间有褶皱,加之被河水浸泡,中间的字无法看清。他们通过死者的着装特征,以及与抚顺市局提供的DNA信息比对,最终确认死者就是邹浩禄。
  根据案件侦办情况,公安部于9月22日专门向辽宁省公安厅刑侦局下发了通知,要求将此案立为故意杀人案件。省公安厅刑侦局认为,该案系一起十分罕见的高速公路内抢劫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以高速公路出行车辆为侵害目标,跨省市结伙作案、异地取款、异地抛尸,其手段残忍、气焰嚣张。省公安厅刑侦局要求抚顺市局立即立案开展深入侦查。
  9月22日,公安部将此案确定为督办案件。9月23日晚上,警方获取了三个可疑的手机号码,很快,确定了3个可疑手机号码分别滞留在河北省廊坊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和伊春市。
  三名嫌疑人相继落网
  9月25日,公安部刑侦局调动多地警方同时开展收网行动。抚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王连成率队驾车赶到了哈尔滨,在哈尔滨警方的配合下,在一家小旅店里将一名犯罪嫌疑人抓获。该人叫代某,40岁。下午一点多,王连成等人将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
  9月24日晚7时许,抚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陈洪生率队驾车直奔廊坊,次日凌晨3点,他们赶到廊坊待命。早晨7时许,公安部刑侦局命令专案组民警马上赶赴北京市。上午10时许,侦查员与北京民警赶赴朝阳区左各庄,北京警方发现犯罪嫌疑人走进一家五金商店,民警果断出击,将嫌疑人张某抓获。经过三个小时的斗智斗勇,张某终于供述了伙同王某、代某实施抢劫杀人犯罪的全过程。
  三名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还原了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
  原来,王某、张某、代某三人都是货运车主兼司机,他们常年一起营运,彼此十分熟悉。他们买车的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由于经营不善,都欠下二三十万元的外债。债主整日登门催债,三人纷纷外出躲债。求“财”若渴的王某打电话给张某,提议在高速公路上劫车杀人抢钱。同样负债累累的张某听了王某的“妙计”,二人一拍即合。9月初,二人乘火车赶至山东省临沂市,后又辗转到了济南市,王某用自己的身份证在一家租车行里租了一辆白色海马汽车。王某意识到:他们若是绑架司机,必须各驾驶一辆车,那么还需有一个帮手负责看押人质。他们一商量,想起了“二启子”——代某。他们多次打电话,相约代某共同“发财”,代某终于没经得起诱惑,于9月9日从绥化来到秦皇岛市与他们会合。
  当日,他们在秦皇岛市一金属制品加工店,磨制了几枚特制的扎车胎工具,他们还购买了匕首、胶带、尼龙绳等作案工具以及棉被和食品。他们在河北省滦县一家小旅店住了一宿后,9月10日晚,他们驾车进入了秦皇岛境内的卢龙服务区,他们发现该服务区附近的隔离带两面都有豁口,于是,他们就埋伏在卢龙服务区内寻机作案。
  9月11日1时许,他们发现有个小伙子带一名老太太驾驶一辆现代吉普车在服务区休息。他们趁其不备,将一枚扎车胎工具放置在该车后轮处。不久,该车启动了,他们眼看车胎被扎,随即跟踪,可他们追出很远,却没追上。
  6时许,三人在服务区里发现了在本田雅阁车里小憩的邹浩禄。他们安装了扎胎工具。早晨7时许,睡醒的邹浩禄驾车就上了高速公路。三人隔了几分钟后开始尾随,在离开服务区5公里处,他们见到了在路边换胎的邹浩禄。三人假装帮忙,王某趁没有来往车辆之际,用刀将邹浩禄逼住,并威胁道,“只求财,不要命。”邹浩禄见孤立无援,马上妥协,只求免被伤害。他们将邹浩禄塞进本田车里,把邹浩禄的手捆上,翻出他的钱包和手机,并威逼出银行卡的密码。张某将车胎换好后,王某命张某驾驶本田车,由代某看押邹浩禄,并约好在下一个服务区会合。王某带着邹浩禄的银行卡,驾驶海马车驶入天津市。王某在工行卡里取出2万元,在邮政卡里取出5000元后,他将海马车停放在一停车场内,换乘一辆出租车进入高速公路。不久,王某与张、代二人会合。随后,王某驾车,张某坐在副驾驶上、代某看押邹浩禄向连霍高速路驶去。
  9月11日晚上8时许,他们将车停在连霍高速河南段的一个服务区里,在服务区的商店里购买了一瓶白酒,他们强行要给邹浩禄灌酒。邹浩禄不肯就范。王某谎称,一会就放人,只是怕邹迅速报警。邹浩禄被迫再次妥协了,被强行灌下了半斤白酒,昏醉不醒。
  9月11日晚上9时许,三人将车开至河北省境内的衡水服务区,将邹浩禄的手脚反绑后,王某将做好的尼龙绳活扣递给了代某。张某和代某二人合力勒住邹浩禄的脖子,王某则按住了邹浩禄的双腿……三四分钟后,挣扎了片刻的邹浩禄没了气息。三人怕邹不死,又用另一根绳子勒了一遍……确认人已经死亡后,他们将尸体塞进后备箱。他们从连霍高速公路驶进了二广高速公路。9月12日零时左右,他们将车开到黄河大桥上,在车尾放置了三角警示牌,佯装修车,他们用棉被把尸体包好,里面还塞进三块水泥砖,用胶带把棉被捆成蚕茧状,将尸体从黄河大桥上推进了黄河……
  9月12日凌晨2时许,他们在山西境内下高速,找到一僻静处,将车内的合同、文件、车内饰品以及死者身上的物品全部焚烧。9月12日早晨7时,他们赶到山西翼城,在火车站附近的ATM机前取走2万元现金。然后,他们驾车一路向北行驶。到达侯马市后,三人将车停放在一处洗车房,尔后,三人坐出租车来到侯马市华翔购物广场刷被害人的银行卡购买了项链、戒指和皮包。
  9月12日下午3时,三人将本田雅阁的车牌照丢掉,将车开至陕西省汉中,再次埋伏在一个服务区内伺机作案。他们发现一个驾驶路虎的男子在车里休息,就再次放置了扎胎工具,可没想到,男子驾车一溜烟不见了踪影。三人垂头丧气,决定前往四川购买枪支,继续实施犯罪。9月14日,他们进入成都,按照小广告找到“枪贩”,结果他们遭遇“黑吃黑”,被人骗走了4000元钱。
  在成都的一家小旅馆里,代某回忆起这几天来发生的一切不寒而栗,如坐针毡,他害怕陷得太深,于是,他趁王、张熟睡之际,不辞而别,偷偷将分得的戒指变卖了2400元钱,买了一张飞往哈尔滨的飞机票……
  王、张二人见缺了帮手,而且怕代某走漏风声,决定暂时作罢。他们驾车回到山东省济南市,将车停在租车行不远的一个物流公司里,坐大客车来到天津,取走了海马车,返回济南市退还了海马车。二人开着本田雅阁从济南市出发一路向北,走京哈高速回到了哈尔滨。临下车时,王某抓了一把钱(6000多元)给了张某,他开车直奔伊春藏匿,而张某随后又潜到北京躲藏。
  专案民警沿途艰难取证
  案情终于真相大白了!在场的很多刑侦专家在慨叹被害人不幸遇害的同时,更为三名犯罪嫌疑人的狡诈、凶残唏嘘不已。
  在犯罪嫌疑人供述犯罪经过后,为固定犯罪证据,专案指挥部决定由王连成率队完成取证工作。王连成率领14名侦查员押解着王某、张某、代某3名犯罪嫌疑人乘一辆依维柯面包车辗转辽宁、天津、北京、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7省市,行程4000余公里,历时10天,对实施犯罪过程的跟踪、拦截、绑架、杀害、抛尸,以及使用被害人银行卡划卡消费、提取现金等犯罪现场逐一进行拍照、录像,以及制作现场方位示意图,并就指认的重要现场与当地公安机关的现场勘验以及调查所获得的证据相互印证。
  这项工作异常艰巨,因为作案地点多发生在高速公路上,过往车辆很多,如不加强防范极有可能发生交通事故。为了保证不出现意外,王连成要求侦查员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确保犯罪嫌疑人不能遭受意外伤害和发生自杀的情况。在抛尸现场的黄河大桥上,两名民警押解一名戴着手铐脚镣的犯罪嫌疑人,后面还加派了一名民警用绳紧紧拴住犯罪嫌疑人。
  这起罕见的高速公路劫杀案终于尘埃落定。在告慰逝者的亡灵的同时,也再一次为那些单独驾车出行者敲响了警钟。
  (郑澄江/记者杨清林)

温馨提示: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搜索 gsbwxh 或者 高速宝,添加关注,一网打尽各地高速、路况、地图、ETC、违章、天气等信息。



更多
[ 责任编辑:haohcp ]